實習醫生格蕾第十二季全集迅雷下載

實習醫生格蕾第十二季劇情簡介

自從上一季德立克·謝帕德(帕特里克·德姆西Patrick Dempsey 飾)發生車禍,梅雷迪斯·格蕾(艾倫·旁派 Ellen Pompeo 飾)選擇了不延續丈夫的生命而劇終。下一代“美夢先生”馬丁·亨德森(Martin Henderson)宣布加盟,他和格蕾會擦出怎樣的火花?
Martin Henderson加入《實習醫生Grey’s Anatomy-第十二季》并成為正式常規演員,該演員與飾演Bailey丈夫的Ben(Jason George)曾一起演出一部僅有一季的醫療劇《Off the Map》,如今再度”團圓”兩人依舊飾演醫生角色。Jason George因檔期問題多次離去該劇,但始終未被”賜死”,可見他與制作人始終保持著良好關系,從第十二季開始他將以常規演員的身分繼續演出。此外,在上一季季尾才加入的Joe Adler在劇中飾演一名新來的實習醫生,這個角色也有機會成為第十二的常規演員。Jessica Capshaw日前已續簽了叁年的演員合約,不過該劇只得到2015-2016播出季的續訂,依媒體的預測該劇得到第13-14季的續訂應不成問題。
在本季中April和Jaskon的感情會有進一步的提升。Alex和willson已經戀愛了很長時間,他們也會有進一步的改變。
第1集
曾任霍普金斯心外科主任崔西來了醫院,貝利見到之后馬上追問理查德,有關崔西的背景,理查德只好大致跟貝利描述了一下,并說明崔西是凱瑟琳推薦的心外科主任。貝利與崔西打招呼之后,得知崔西要參觀一下醫院,所以提前來了醫院,貝利于是推掉自己的手術,要跟崔西這個競爭者,一起去參觀醫院。格蕾一早被嘈雜聲吵醒,她這才知道自己的室友,把她客廳的墻給砸了。醫院里,羅賓斯他們都紛紛跟杰克森表示祝賀,質問杰克森是否給歸來的凱普納開派對。很快,醫院接到了電話,得知兩個孩子被火車撞了,正送往醫院,所有醫生聽了都非常吃驚,紛紛趕到門口等著傷者前來。凱麗在處理被送來的其中一名傷者杰西卡之時,歐文因為另一名傷者腿已經錯位,把凱麗叫去幫忙。杰西卡怕凱麗不管她的傷,用手拉住了凱麗的手,凱麗只能握著她的手保證,自己不會不管她,也因此凱麗看到了杰西卡手上的心形圖。另一名傷者快要進入昏迷狀態,她一直喊著媽媽,而所有人又都不知道她的身份無法幫她聯系,凱麗這時想到了杰西卡,因為她們兩人手上都有心形圖。凱麗去找杰西卡質問之時,杰西卡還企圖否認自己認識另一名傷者,直到凱麗說出她們共有的心形圖,杰西卡才把她們相愛,以及另一名傷者叫阿莉雅的事情告訴凱麗。杰西卡一直不承認她們是去火車站自殺,在凱麗一再用自己的私事秘密做交換,才讓杰西卡承認,她們是想用這種方式讓她們永遠在一起,但她們不能讓所有人知道她們的關系。阿莉雅的爸爸達赫爾到了醫院,正好杰西卡的父母也來了,而杰西卡的父母一知道杰西卡是跟阿莉雅一起撞火車,便認為杰西卡會這樣做是因為阿莉雅,所以他們生氣地讓達赫爾管好阿莉雅,讓阿莉雅遠離杰西卡。杰西卡把她的事情告訴凱麗,正好杰西卡的父母要求見杰西卡,凱麗于是以杰西卡需要手術為由,不讓他們見面,然后親自出去跟杰西卡的父母說明情況。在凱麗準備回去手術之時,杰西卡的媽媽貝瑟妮不停地怪責杰西卡的爸爸斯蒂芬,怪他給杰西卡通風報信,讓他離開了被管教的地方。凱麗聽到貝瑟妮的話,實在忍不住去責怪貝瑟妮,說明他們送杰西卡去的地方是人間地獄,可貝瑟妮卻一點也不聽勸,而且覺得凱麗管多了,把她給罵了一頓,凱麗只好不理貝瑟妮,回自己的手術室工作。羅賓斯為了足夠負擔她們家的開支,要將她們的房子租出一間,可廣告貼了出去之后,沒有一個人愿意撕廣告搬去跟她一起住。貝利跟崔西一起參觀了一天醫院,發現崔西是一個特別優秀的人,讓她覺得自己根本競爭不過崔西,所以提前結束了參觀回來做手術。沃倫不想貝利放棄,想要替貝利的手術收尾,讓貝利趕去演講,為她自己的職位做爭取。貝利見到沃倫前來,便想讓人把他趕出去,自己堅決不愿意離開手術臺,沃倫只好跟她辯論了起來。斯蒂芬在跟阿歷克斯了解杰西卡的病情之時,正好聽到達赫爾和格蕾的談話,知道阿莉雅的情況并不好,很可能阿莉雅會死,所以斯蒂芬便留了下來跟達赫爾交談了幾句。了解了阿莉雅的家庭環境后,達赫爾拿出了阿莉雅的合照給斯蒂芬看,斯蒂芬才覺得杰西卡跟阿莉雅在一起很幸福。斯蒂芬在貝瑟妮再一次為杰西卡的同性戀發火之時,終于對貝瑟妮發了火,責備她只顧著自己,一點也不管他們女兒的死活。斯蒂芬告訴貝瑟妮,如果貝瑟妮再這樣,他只有跟貝瑟妮離婚,然后將杰西卡帶走,讓貝瑟妮永遠也見不到杰西卡。貝利沒有崔西精彩的演講稿,她用了一個不一樣的演講,在手術室里把她只想當好醫生的想法告訴領導,作為她的演講,結果她的話征服了所有人,得到了她想要的那個職位。

第2集
貝利上任第一天,特別緊張地站在醫院門口調整心情,然后才走進醫院。理查德想在主治醫生會議上,把預祝她上任的禮物送給她,可沒想到貝利進來就直接取消了每周的主治醫生例會,讓理查德根本沒有機會把禮物送出去。羅賓斯和凱普納一起在更衣室換衣服的時候,無意間發凱普納的背后全是紅點,而凱普納還出現了咳嗽的癥狀,讓羅賓斯只能馬上帶走口罩,將凱普納隔離。凱普納聲稱自己只是出紅疹,可誰也不相信她說的話,因為她正好從中東旅行回來,又有傳染病的癥狀,讓所有人都不得不小心先替她做檢查。羅賓斯和貝利問完癥狀之后離開,凱普納可以接受,可沒想到杰克森看到她的背之后,也二話不說就離開,令她幾乎要崩潰了。貝利上任之后,把她的病人全部都交給了格蕾去跟進,讓格蕾忙得不可開交。貝利新官上任,又正好碰到一個如巨人般高大的婕德的病例,讓她更覺得自己春風得意,竟能查出婕德的病因。貝利查出病因之后,去向婕德解釋,說明她的高大是因為她的腫瘤導致的,她很可能再長高成為她身體的負擔,所以貝利要求婕德進行手術。婕德一聽要手術,馬上就想要離開,在貝利的勸說下,她才答應給貝利四個小時的時間,好讓貝利找到一個完美的手術方案,否則她就離開。理查德有一肚子的話,不知道跟誰說,于是找被隔離哪也去不了的凱普納聊天,把心里的話全部說了出來,覺得舒坦之后,他就離開了。格蕾來找凱麗幫忙,然后把貝利將病人推給她的事情說出來,讓大家開始對貝利議論紛紛了起來,還聲稱貝利簡直是一個納粹。凱麗他們因為貝利的事情,取消了自己的手術,可當他們還在討論婕德的手術之時,婕德卻私自要出院,讓貝利又狠狠地罵了他們一頓。喬去攔阻止要離開醫院的婕德,正好婕德犯病暈倒了,直接將喬壓在身上動彈不得。貝利在手術室里看到了格蕾,才意識到自己做得很糟糕,讓所有人都很不舒服。貝利在手術室外,看到婕德的手術出現了狀況,她無奈地走開,正好與格蕾遇上。格蕾想跟貝利談一談她的病人的狀況,可貝利卻絲毫不給機會,讓格蕾非常生氣地罵了貝利,怪貝利讓她的工作增加,連聽聽病人的情況都不肯。理查德終于去送禮物給貝利,而貝利則覺得自己并不適合主任這個職位,想要退縮辭去這個職位。理查德開導了貝利,說明他相信貝利的能力,才會推薦貝利,而貝利在主任的位置上,并不需要她有多強的領導力,而是要讓所有人都相信她,他相信貝利可以做得好。貝利在理查德開導她之后,貝利在婕德的手術結束之后,在窗外看著小歇的凱麗他們許久,然后才走進去問情況,并為自己今天一天犯的錯道歉,聲稱如果婕德的手術有什么錯,也全都是她的錯,除了她所有人都做得很好很棒,她保證第二天她也會變好。凱普納的病情被確診是皮膚性發炎,并不是傳染病,杰克森于是去給凱普納送衣服放她離開隔離室,而他們兩人的婚姻卻岌岌可危。婕德的麻醉過后,貝利在她的病床前叫了好幾聲,婕德才醒了過來,讓大家松了一口氣。

第3集
格蕾一早就在樓下等室友一起上班,結果等了半天才等到姍姍來遲的麥琪,麥琪發現阿米莉亞還沒有到,不是她拖后腿,便放心地跟格蕾一起看她們的信件。阿米莉亞在格蕾再一次按喇叭之后,才跑上了車,而她一上車就把自己脫光光換衣服,讓格蕾很不高興,可麥琪的表情更讓格蕾覺得有問題。麥琪一直不承認自己有擺出奇怪的神情,直到到了醫院,她才把自己收到前男友婚禮的請帖的事情告訴格蕾她們。羅賓斯和阿歷克斯替勞瑞接生雙胞胎,可沒想到勞瑞生下的雙胞胎一點也不健康,而且是不好治的肝癌,他們必須跟勞瑞說清楚,然后將孩子的名字加入全球捐贈者的名單之上。勞瑞夫妻愿意自己捐肝移植,可偏偏只有梅森的血型匹配,而他的肝并不能捐給兩個孩子,讓勞瑞一下子慌了起來,一直跟梅森辯論。阿歷克斯喝止勞瑞與梅森的爭吵,說明他會替勞瑞他們做決定,他會評估哪個孩子更強壯更有機會活下來,然后將肝捐給那個孩子,另一個就只能再等下一個捐贈者。杰克森回到家,發現凱普納還在自己家里,他一下子就抓狂了,然后跟凱普納大吵了一架。凱普納不肯離開杰克森的家里,她不介意跟杰克森輪流睡沙發,可杰克森就是不肯答應,他表示自己需要自由空間,而且不想跟凱普納住同一屋檐下,如果凱普納不走,他明天就直接換鎖。阿歷克斯不斷地找資料想要幫助勞瑞的孩子,好不容易想回家休息一下,結果因為喬看了了的信件,知道了伊茲冷凍卵子的事情,一直跟阿歷克斯吵個不停。喬因為阿歷克斯從沒有想過跟她生一個孩子,認為在阿歷克斯心中,她不配當阿歷克斯孩子的媽媽。阿歷克斯因為伊茲的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喬還為此爭吵,讓他不舒服地只能回醫院去。羅賓斯因為孩子的情況不好,要阿歷克斯做決定之時,阿歷克斯卻因為自己感情的煩惱,沒辦法做出理智的決定。羅賓斯很有耐心地開導阿歷克斯,說明他可以做出決定,并讓他明白這就是身為醫生的職責。阿歷克斯聽了羅賓斯的話,才去見勞瑞和梅森,說明貝利會為梅森摘除一部肝,而他要進手術室確認兩個孩子的腫瘤情況,才能知道哪個孩子能被救。還不知道救哪個孩子,勞瑞這才想到他們還沒有給孩子取名,于是在進手術室之前,給兩個孩子分別取名為艾瑪和丹妮爾。手術的時候,阿歷克斯做了決定,將肝捐給艾瑪,而因為丹妮爾的情況不好,阿歷克斯想賭一把給丹妮爾做一級切除,看一下能不能成功保住丹妮爾。阿歷克斯做了手術,可最終還是沒辦法救回丹妮爾,他試了用袋鼠抱的方法,最終也沒有讓丹妮爾恢復心跳,他只能遺憾地跟勞瑞宣布這個壞消息。阿歷克斯回家跟喬解釋孩子的事情,說明他已經做好準備了,如果喬想要孩子,他們現在就可以造人,可喬卻說明她還沒有享受夠二人世界,還不想要個孩子。

第4集
麥琪和實習生一夜情,一早就被阿米莉亞給發現了,阿米莉亞因此說個不停,在上班途中就把這件事告訴格蕾和阿歷克斯知道。阿歷克斯提醒格蕾,想知道她們晚上的聚餐問題,格蕾她們都聲稱時間還沒有到,結果發現她們把時間給記錯了。醫院里的住院醫師都為銀湖的到來緊張萬分,匆匆趕去急診室,只有實習生不明白,究竟銀湖是什么意思,直到在急診室看到成群的老人家受傷被送來,他們才知道是什么意思。麥琪在跟格蕾談論病情之時,不小心想起昨晚的性愛片斷,讓她實在忍不住把自己昨晚的瘋狂告訴格蕾,不小心觸動到了格蕾的傷心事,讓她想起了過世的德里克。被送來的那些老人病患,一個比一個難搞定,不僅孩子氣還說一些讓人分不清真假的話,讓人不知道如何判斷。亞伯與蓋比是同居關系,兩人在各自被送去治療之時,還一直打情罵俏。亞伯在蓋比被送去做CT檢查之時,與羅賓斯一直談論他和蓋比的事情,還讓羅賓斯請他吃果凍,而蓋比則在檢查室里聽麥琪和格蕾談性的事情。阿米莉亞要對瑞秋進行移動訓練,可瑞秋卻很難做到,讓愛德華茲很難勉強她,可阿米莉亞卻很堅持要愛德華茲繼續。愛德華茲繼續去幫助瑞秋,可因為瑞秋的痛苦讓她實在不忍心,只能將瑞秋交給喬來處理,結果阿米莉亞生氣地將愛德華茲大罵一頓。阿米莉亞因為訓愛德華茲傷到了喬,特意跟喬道歉,喬于是告訴阿米莉亞,說明愛德華茲所說的一切都是謊言。歐文因為實習生沒辦法處理好病患家屬的問題,特意對他們進行訓練,然后讓他們試著去跟家屬說明病患的情況,但很明顯那些實習生都很生疏。羅賓斯回頭再給亞伯送果凍,可沒想到亞伯卻已經斷氣了,而他斷氣之時甚至于沒有任何人在身邊。羅賓斯在去問蓋比的下落之后,才躲在更衣室里哭了起來,而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何要哭,也許只是因為亞伯在85歲才找到此身摯愛的緣故。凱普納看到羅賓斯難過,特意去安慰羅賓斯,沒想到因為羅賓斯說亞伯遇到真愛的事情,讓她忍不住為自己的婚姻破裂的事情,難過地哭了起來。阿米莉亞因為愛德華茲撒謊,生氣地去找理查德處理愛德華茲,結果理查德證實了愛德華茲生病的事情,讓阿米莉亞特別生氣她竟然又被喬給騙了,而她又如此輕易相信了喬的說法。德盧卡按照歐文的吩咐,去通知蓋比,亞伯去世的消息,正好蓋比的注治醫生是麥琪,而麥琪則因為昨晚的事情尷尬得躲在格蕾的身后。格蕾因為德盧卡和麥琪的事情,讓她一時氣憤忍不住罵了德盧卡,然后去責備歐文讓實習生通知家屬病情。麥琪事后去跟德盧卡道歉,可因為昨晚與德盧卡一起的美妙,她又一次情不自禁地跟德盧卡在一起,拋棄了他們醫生和實習生的身份。晚上聚餐的時候,凱麗帶來了新女友,格蕾沒有想到這個新女友竟是佩妮。

第5集
格蕾因為見到佩妮,便開始不自然了起來,可她還是強裝堅強的樣子,裝作自己沒有事,當作是跟招待其他朋友一樣招待佩妮。阿歷克斯看出格蕾不對勁,認為她的笑容太多了,可格蕾還是不肯坦白,只是說明她要招待朋友。凱麗一直跟佩妮介紹著派對里的所有人,可佩妮也顯得很不舒服,終于她向凱麗提出要離開。凱麗以為佩妮只是因為羅賓斯在場,而顯得別扭想要離開,所以一直強調自己和羅賓斯已經結束了,強留佩妮下來。格蕾在給朋友們送食物之時,看到自己的全家福在那里,她只能馬上拿著全家福跑到樓上去。格蕾想要忘記德里克已死的傷痛,重新開始生活,可看到佩妮的那一刻,她就什么也做不到了,她一直想到德里克死前的那一幕,因為當時搶救德里克的人就是佩妮。格蕾想在廁所里躲個清靜,可偏偏麥琪急著上廁所闖了進來,隨后阿米莉亞也闖進來了,把格蕾的思緒全部都給打亂了。羅賓斯和佩妮聊得很愉快,一看到凱普納出現,馬上就過去跟她訴說自己的此刻的心情。凱普納因為與杰克森的感情一團糟,在羅賓斯一直說自己的事情之時,她也一直說著自己的危機,最后兩人并沒有談到一起而散伙。喬想去找愛德華茲道歉,可愛德華茲根本不給她機會,她也只好算了。麥琪去做一個全套的性變傳染性檢查,沒想到檢查室里進來的卻是德盧卡,讓她尷尬極了,德盧卡也非常的尷尬,只能自己離開。格蕾因為佩妮在場,一不小心把自己的手割傷了,而凱麗則在這個時候因為變人去醫院,還要讓格蕾好好照顧佩妮,讓格蕾很不自在,心情也非常的糟。佩妮想趁凱麗不在,跟格蕾談一談,可格蕾卻什么也不想跟她談,讓她留下來該吃吃該喝喝,等凱麗回來后離開。佩妮因為格蕾不想多談,便想自己離開,可沒想到這時候可以開飯了,讓她想走也走不了,只能上桌吃飯。吃飯的時候,阿米莉亞他們才想起來問佩妮的職業,問了之后貝利才想起佩妮的名字,因為她約了佩妮下周見面,要讓佩妮轉院到他們醫院。佩妮不想提及和德里克有關的事情,只稱自己在海邊的小診所里上班,格蕾于是把佩妮工作的醫院說了出來,并聲稱佩妮殺了德里克。格蕾說完之后,就離開了餐桌,而阿米莉亞則很想知道格蕾那句話的意思,她要求佩妮回答這個問題。佩妮不知道如何回答,凱麗就和歐文一起來吃飯,看到氣氛如此奇怪,他們也只好坐下來聽佩妮說出實情。在阿米莉亞的堅持下,佩妮只能說出當晚的事情,說明他們因為人手不夠而跳過了CT檢查的環節,讓德里克內出血流到了胸腔而致命。阿米莉亞聽到德里克的事情后,情緒有些崩潰了,于是跑上去責備格蕾一整晚什么都不說。格蕾因為阿米莉亞的責備,生氣地罵了阿米莉亞,聲稱她沒有任何對不起阿米莉亞的地方,因為德里克死的時候,阿米莉亞可以崩潰,而她卻因為還有三個孩子,要強撐著不能崩潰,所以她沒辦法再接受阿米莉亞的指責,只能大聲讓歐文把阿米莉亞叫走。凱麗因為佩妮很快就要來西雅圖上班,卻還不告訴她有關德里克的事情,讓她實在沒辦法原諒佩妮的所為。因為晚餐不歡而散,凱普納收拾好之后,便讓喬送她和羅賓斯回去,而喬則趁這個機會,跟愛德華茲道歉,兩人終于和解。在等結果的時候,德盧卡勸說了麥琪,讓麥琪相信他的判斷,她只是尿道感染,并為了讓麥琪相信他,他還把自己的歷史全部告訴麥琪,兩人才沒有再為此如此避諱彼此。凱麗在去找格蕾道歉之后,馬上出門口找佩妮,可發現佩妮已經不在了,她更不懂要如何斬斷與佩妮的感情。格蕾送阿歷克斯出門之時,正好與佩妮遇上了,佩妮于是把自己的心里話告訴格蕾,說明她并不知道今晚來的是格蕾的家,而她也會申請參加另一個項目,不再讓格蕾心煩,沒想到格蕾卻讓她下周一準備報到。
第6集
晚餐之后,格蕾便與阿米莉亞不講話了,麥琪想心辦法要讓她們兩人開口說清楚,可結果都沒有用。佩妮來醫院報到,跟貝利要求跟著格蕾學習,貝利于是為難地跟格蕾開口,想知道她的想法。格蕾愿意帶佩妮,貝利非常的意外,在跟格蕾再三確認之后,她還是將佩妮交給了格蕾。佩妮跟格蕾報到后,想跟格蕾先說清楚,不讓她們的工作相處不愉快,可格蕾根本什么都不肯給她機會說,只當她是一般的工作同事一般冷漠相處。格蕾得知有急診,便直接把佩妮帶去看診,而佩妮一看到病患羅伯特的情況就想拍CT片,格蕾則阻止了她,先做了超聲波,沒想到這個時候羅伯特一直吵著要離開。羅伯特因為誤發了性愛視頻給所有人,正想辦法要去處理此事,他根本沒有心情留下來處理自己的傷口,被德盧卡和格蕾強行留了下來。格蕾替羅伯特檢查之后,便要求嚴格地讓佩妮說說情況,結果佩妮說漏了一項,格蕾便嚴厲地讓她以后不要再漏掉任何細節。阿米莉亞看到格蕾親自帶佩妮,讓她很不能理解,特意支開了佩妮和愛德華茲,跟格蕾單獨談了一下,可什么結果也沒有,她只好繼續與格蕾保持不講話。凱納普找杰克森救卡莫爾,給杰克森看了一些并不嚴重的腫瘤片子,終于讓杰克森同意去治卡莫爾,可他沒有想到卡莫爾的情況,比他看到的片子嚴重多了。杰克森非常生氣凱普納欺騙了他,更覺得卡莫爾沒法治,于是跟凱普納大吵了一架。內桑非常生氣杰克森和凱普納兩人處事的態度,將他們兩人都給罵了一頓之后,聲稱如果他們沒辦法端正態度,他就把卡莫爾帶走。內桑罵了凱普納和杰克森之后,便到醫院門口打了一個電話,結果被歐文遇上了。歐文非常不高興地質問內桑來此的原因,然后強烈地要求內桑,讓他快點離開醫院。杰克森和凱普納在內桑罵完之后,重新改變了態度,想人再想想辦法救卡莫爾,于是給卡莫爾安排了手術,并讓凱麗過來幫他的忙。凱普納在杰克森想辦法救卡莫爾之時,她才知道內桑說了謊,有關卡莫爾的故事是內桑編的,但她還是很開心。格蕾在手術的時候,故意引導錯佩妮,像是故意讓佩妮犯錯一樣,等佩妮沒辦法回答她的問題之后,她便生氣地責罵佩妮,怪佩妮的手術步驟,會治死病人。理查德看到格蕾對佩妮的態度,覺得她在針對佩妮,特意去找格蕾談一談,說明佩妮是他親自挑選的非常優秀的實習醫生,而他唯一不想選佩妮的原因,就是格蕾。格蕾沒有想到,理查德知道佩妮治死了德里克,卻還將她招來,心里很不高興。羅伯特手術之后,出現了管道堵塞的情況,讓羅伯特根本沒辦法排尿,佩妮發現后馬上讓護士去找格蕾前來,然后想辦法替羅伯特沖生理鹽水,可沖了幾次都沒有成功。格蕾趕到病房之時,佩妮因為沒辦法說出具體時長,格蕾又將羅伯特出現的意外情況,怪責到佩妮身上,然后生氣地趕走佩妮,不準佩妮再碰羅伯特,也不要再跟著她。格蕾因為佩妮的事情,生氣地跑到廁所里跟阿米莉亞說了一頓,表示她贊同阿米莉亞的說法,佩妮是個危險的人物,根本配不上這個醫院的級別。格蕾的話,正好被廁所里的凱麗聽到了,凱麗生氣地責備了格蕾,說明格蕾并不是如她所說的一天在認真教佩妮,而是想辦法用她的小心眼和詭計在折磨佩妮。卡莫爾的手術成功了,杰克森割除了他手上的大部分腫瘤,讓卡莫爾終于可以看到他的手指,他開心地叫杰克森是自己的救星。杰克森看到卡莫爾如此開心的樣子,更覺得自己起初的態度有問題,所以特意去找凱普納道歉。理查德再次去找格蕾,說明他選擇佩妮的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格蕾,因為有人說他對格蕾太松懈了,而他不想讓別人這樣認為。理查德當初因為愛麗絲的原因,也不想把格蕾招進來,可最后格蕾卻留了下來,并且成為出色的醫生,證明他的選擇沒有錯,所以他也希望格蕾也能那樣做。羅伯特的前同事來看羅伯特,不想羅伯特因為那一個錯誤,被所有人怪責,而這件事情卻讓格蕾突然想明白了,她不應該只看到佩妮的一個錯誤,看不到佩妮的優秀,所以決定讓佩妮繼續跟著她學習。

第7集
貝利一早去上班,就直接警告沃倫,必須讓杰克森今晚就從他們家搬走,否則她就給沃倫小鞋穿。凱麗為了讓佩妮不要那么累,特意去找理查德求情,想讓理查德把佩妮安排到別人的身邊學習,而理查德則因為這是凱麗自己的意思,并沒有答應凱麗的要求。西蒙的腎源找到了,格蕾去勸說西蒙把帽子拿下來做手術之時,發現他的頭上有一個腫塊不知道是什么。格蕾把杰克森找來,讓他查一下西蒙頭上的是否腫瘤,可因為這個腫瘤的出現,西蒙得到的腎源必須讓出,除非檢查結果證明不是腫瘤,所以格蕾只能催促佩妮去催病理科,但她并沒有罵催促沒有結果的佩妮,讓佩妮覺得特別的意外。內桑到醫院里報到,不知道自己所屬的科室如何走,正好在休息室里問了麥琪,而剛好認識了麥琪,所以一回到工作崗位,他就開始接手麥琪的病人。麥琪回到工作崗位,看到內桑在替洛蕾塔急救嚇到了,她只能馬上去阻止內桑,這一阻止才知道內桑是受雇于此的。歐文在麥琪和內桑爭吵的時候出現,看到內桑他同樣脾氣很大,想要將內桑給趕走,最后還跟麥琪一起去找貝利質問,想知道貝利為何請內桑。阿歷克斯在給吃下球的蓋瑞看診之時,蓋瑞的媽媽伊萊恩在想辦法勾引他,所以他看診后馬上提醒實習醫生斯賓塞和德盧卡,讓他們不要跟伊萊恩太過于接近,可斯賓塞卻覺得阿歷克斯是自戀。斯賓塞在病房里處理蓋瑞的事情之時,伊萊恩突然跑了進來,得知蓋瑞沒事,她便抱住了斯賓塞,然后狂吻起斯賓塞來,斯賓塞這才相信了阿歷克斯的話,馬上逃出病房。杰克森和凱普納出去吃飯,貝利以為杰克森晚上不會回他們家,開心地跟沃倫親熱,可沒想到沃倫卻告訴她,杰克森還會回家,讓貝利生氣地表示自己沒有心情與沃倫上床。凱普納想與杰克森有一個機會,好好的談一談他們的問題,可突然有急診,打斷了他們的談話。西蒙的腎移植手術,以及頭部腫瘤切除手術要一起做,凱麗因為格蕾只讓佩妮盯著那顆捐贈的腎臟,而生氣地責備格蕾的處事態度不公,怪她故意不給佩妮學習的機會。佩妮不想凱麗替她打抱不平,大聲地阻止了凱麗,然后告訴格蕾,她可以接受格蕾對她比一般住院醫師更嚴格,也可以吼她罵她,但如果格蕾沒辦法客觀地對待她,讓她能學習到想學的東西,就請放她走。麥琪和內桑在治療羅瑞塔的時候,提出了截然相反的做法,兩人大吵了起來,結果不小心被羅瑞塔的老公布朗聽到了,以為羅瑞塔會死。被布朗聽到情況之后,麥琪和內桑才靜下心來,共同去手術室里醫治羅瑞塔,想讓彼此信服一下他們各自的實力。斯賓塞因為被伊萊恩一嚇,導致他沒有處理好蓋瑞體內的球的問題,結果球內的電池漏出來腐化了蓋瑞的腸道,讓歐文必須給蓋瑞動手術急救。歐文手術結束之后,正好看到貝利在表揚內桑,他生氣地跑去責備貝利,怪她把內桑招進醫院。格蕾因為佩妮的話,在手術中給佩妮學習的機會,卻因此讓她搶走了喬的學習機會,讓喬非常不開心地怪起了佩妮來。

第8集
院內部謠言四起,都在傳內桑醫死了歐文的病人,卻讓歐文負責任。因為森林大火,四名消防員被困火海中,還有四十多名患者即將被送到醫院,貝利第一次要處理這種臨危指揮,特意跑到理查德辦公室里找資料,可理查德卻讓她現場發揮靈機應變就好,因為事情的變化她沒法預料。格蕾在處理被鋼板插到的傷者,正等麥琪前來查她內出血的情況,結果內桑提前趕到,確定沒有內出血就直接拔鋼板。格蕾因為歐文的原因,不相信內桑更不相信他所說的話,不準他拔鋼板,可內桑根本沒有理她,直接就拔掉了鋼板,證實他所說的,傷者并沒有內出血,可格蕾依舊不高興。貝利去急診室看情況的時候,發現傷者太多,燒傷科已經全滿了,凱普納和杰克森都跟她要求,要將其余的病人轉院。貝利不能讓消防員被拒之門外,于是去餐廳收了那里的桌子,把輕度燒傷的病人,全都先安置在那里。歐文的媽媽來醫院找自己的男友約翰,歐文查了一下發現,此時內桑和格蕾正在給約翰手術,他于是讓克洛斯把麥琪叫去手術室,然后自己去阻止內桑手術。因為手術中的情況,內桑沒辦法從手術臺上退下來,麥琪也為內桑說話,歐文實在沒有理由趕走內桑,卻生氣地斷定,約翰一定會被內桑治死,所以特別氣惱。愛德華茲跟阿米莉亞打聽歐文的情況之時,克洛斯無意間把自己看到歐文夢游喊救命的事情說出來,讓阿米莉亞突然擔心了起來。凱西燒傷嚴重,貝利因為他沒辦法救活,心中非常的難過,她只能盡量滿足凱西的要求,讓他喝酒并讓德盧卡想辦法幫凱西堅持到凱西的妻子露絲來跟他告別。喬因為自己被格蕾排除在手術之外,怪責阿歷克斯與格蕾的關系連累了她,阿歷克斯想要跟喬解釋,卻讓兩人吵得更兇。手術之后,歐文的媽媽見到內桑,情緒激動地抱著內桑,讓阿米莉亞在一旁看了一臉驚訝,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在歐文和他媽媽談過話之后,阿米莉亞想從歐文那里知道發生了什么,可歐文卻什么也不肯說,還呵斥了阿米莉亞,讓阿米莉亞很難受。格蕾在阿米莉亞沒有要到答案之時,趁著看約翰的術后情況之時,跟歐文的媽媽打聽,想知道她是否要擔心歐文的問題。阿米莉亞在格蕾了解了情況之后,想去問出歐文的問題,可格蕾卻告訴她,這不關她的事情,讓她不要管。格蕾因為對克里斯蒂娜的承諾,不把歐文的問題告訴阿米莉亞,讓阿米莉亞特別的受傷,而格蕾更是無意間表示,阿米莉亞不是她的姐妹,克里斯蒂娜才是,讓阿米莉亞更覺得傷心。阿米莉亞跟格蕾吵了一架之后,格蕾讓阿米莉亞搬走,阿米莉亞也生氣地答應了。杰克森和凱普納上床了,凱普納以為他們之間的問題就解決了,可沒想到杰克森還是逼著她要談他們之間的問題,她只能生氣地跟杰克森談,結果兩人吵得特別的兇。喬因為阿歷克斯在她和朋友之中,選擇了朋友,傷心地想要搬去和愛德華茲住一段時間,可沒想到阿歷克斯卻在這時候拿出戒指求婚,讓她想拒絕又舍不得,只能怪阿歷克斯不會選求婚的時機。

第9集
麥琪起床遲導致格蕾和阿歷克斯跟她一起堵在路上,正在麥琪埋怨開車的阿歷克斯之時,他們發現有救護車經過而且不止一輛,認定是有大事發生,所以他們即刻跳下了車去處理傷者。阿米莉亞經過急診室的時候,發現那里很忙,她正考慮要幫忙的時候,沃倫跑來告訴她,格蕾讓她去診室,而這時愛德華茲也收到信息,歐文讓阿米莉亞去他那里,所以阿米莉亞便選擇去歐文那里。格蕾在給盧檢查的時候,盧突然痙攣發作身體抖動得厲害,好不容易盧才穩定了下來,格蕾于是繼續讓護工幫她去通知神經內科的醫生前來,自己則繼續在那里查找資料輸入病例。盧突然醒了過來,醒過來之后就站起身要往外走,格蕾提醒盧躺平,盧則突然失控地襲擊了格蕾,幾乎要將格蕾打死。因為醫院里非常忙碌,誰也沒有注意到格蕾診室里的情況,直到佩妮發現時,格蕾已經躺在地上動彈不得。格蕾全身上下都是傷,所有科室的醫生都趕來替格蕾處理傷口,幾乎將格蕾折磨得不成人形。阿米莉亞很遲了才趕去格蕾的診室,結果發現躺在病床上的人不是病人而是格蕾,把她嚇得驚呆在那里。格蕾除了眼睛能看到周圍的一切,其他什么也聽不見,她只能一直看著身邊的人在她的面前指手劃腳的比劃,卻完全不知道什么情況,讓她終于承受不了這一切,一個人躺在病床上哭了起來。阿歷克斯看到格蕾在那里痛哭,便躺在格蕾的病床上,想要靠近格蕾的耳朵說一些安慰她的話,沒想到格蕾哭過之后,突然可以聽到他的話,讓阿歷克斯特別的開心。因為格蕾能聽見說話,所有人說話便放低了音量,而格蕾也在自己好轉之后,查問盧的傷情。貝利把盧已經好轉出院的事情告訴格蕾,并說明盧想見格蕾跟格蕾道歉,可格蕾卻拒絕見盧。格蕾的病情有所好轉,阿歷克斯把她的三個孩子帶來見她,可孩子們都因為看到的媽媽跟以前不一樣,都不敢靠近格蕾,把格蕾急得沒辦法呼吸。佩妮因為格蕾沒辦法呼吸,著急地幫格蕾把牙線撿開,讓格蕾可以張嘴,可沒想到卻被杰克森給大罵了一頓,怪她這樣做會影響到格蕾的恢復。格蕾開始跟所有人發脾氣,讓所有人只能盡可能遠離她,而這時正好阿米莉亞出現在病房外,她只能拍響桌子讓阿米莉亞進來,結果阿米莉亞沒有走進來,她只能把杯子扔出去,阿米莉亞這才進來跟格蕾說清楚。阿米莉亞為自己做的事情,向格蕾道歉,并知道格蕾討厭她,她也討厭自己,但錯已鑄成她也沒有辦法。理查德去給格蕾看病的時候,格蕾還在生氣,情緒不高,他于是推來一個輪椅帶格蕾出去走走。理查德想讓格蕾放松心情,特意唱歌給格蕾聽,更不管格蕾嫌他唱得難聽也一直唱下去。到公園里坐下之后,理查德把阿米莉亞那天沒有及時去看盧的原因告訴格蕾,勸說格蕾要原諒阿米莉亞。盧來醫院給格蕾道歉,并帶上他的一家人,格蕾最后選擇原諒了盧。原諒盧之后,格蕾終于跟每天來看她的阿米莉亞說話了,但她還沒辦法做到完全原諒阿米莉亞。

第10集
阿歷克斯給患有骨癌的瑪雅看診,結果瑪雅則先以主治醫生的口吻,將阿歷克斯的資料以及醫院的奇跡史說了一遍,讓阿歷克斯不知道說什么才好。瑪雅只向阿歷克斯表示,她需要的就是西雅圖醫院的奇跡,以及曾創造奇跡的阿歷克斯。凱普納和歐文、內桑一起去接病人,可凱文和內桑一點也不和,在接到病人之后,歐文不管病人是胸痛而堅持要將他帶到自己的科室,讓內桑不得不跟歐文起爭執。就在歐文和內桑搶病人之時,救護車突然發生了爆炸,讓醫院外場面更加混亂了,而后的搶救工作歐文還是處處針對內桑,終于讓內桑受不了離開。阿歷克斯研究了病例和片子,把瑪雅的情況告訴她,可瑪雅卻因為阿歷克斯所說的,跟其他醫院的沒有什么兩樣,認為阿歷克斯也不能給她帶來奇跡,所以生氣地炒了阿歷克斯。瑪雅在開除了阿歷克斯之后,把凱麗和麥琪叫來會診,而她們兩人給瑪雅提供了一個大膽的試驗性的方法,瑪雅非常開心地接受了。阿歷克斯知道凱麗她們的治療方案之后,特別生氣地反對,并私下里勸說凱麗她們放棄,因為這個手術還在試驗性階段,存在很大的風險,而她們還要用在一個15歲的女孩身上。阿歷克斯提出反對之時,讓瑪雅 聽到了他們的對話,可瑪雅卻還是堅持要做那個手術,瑪雅的媽媽朱迪也尊重瑪雅的選擇,讓阿歷克斯無可奈何。歐文在處理好傷者之后,詢問了阿米莉亞的情況,想讓阿米莉亞到他家去住,可阿米莉亞卻覺得那樣對她的戒酒不利,所以拒絕了歐文的要求。貝利看出了歐文和內桑的問題,在凱普納跟她匯報傷者的情況之時,她讓凱普納找心臟內科的醫生一起會診。佩妮在走廊與凱麗偶遇,她非常得意地把救護車爆炸的原因,是因為救護員沒有處理好氧氣罐和煙頭的事情,告訴給凱麗,讓凱麗聽了很不舒服。凱普納下班之后,跟內桑一起去酒吧里喝酒,順便跟他打聽他與歐文的矛盾,可內桑卻只說他以前和歐文是兄弟的事情,就不肯往下說了。凱普納繼續與內桑邊扔飛鏢邊說自己要離婚的事情,想繼續他們的聊天,試著打探出他與歐文的癥結問題。阿米莉亞因為歐文不肯把過去的事情告訴她,生歐文的氣,歐文只好把他有一個妹妹梅根的事情告訴阿米莉亞。歐文視內桑為兄弟,梅根則深愛內桑,而他相信了內桑把梅根交給內桑,卻沒想到內桑辜負了他的信任,他們兩人的矛盾因此產生。瑪雅要進入手術室,阿歷克斯為了支持她,握著她的手進手術室,可瑪雅卻還是非常擔心,怕自己會死在手術臺上,所以在進入手術室之前,她把想跟朱迪說的話,告訴給阿歷克斯知道,讓阿歷克斯替她轉達。麥琪和凱麗去做瑪雅的手術,歐文不得不跟內桑合作動手術,正當貝利和凱普納他們都稱贊歐文與內桑的配合就像是同一個人之時,歐文和內桑則離開手術室大吵了起來。瑪雅的手術進行得不是很順利,凱麗她們想要放進去的鋼質脅骨因型號的問題很難放進去,而瑪雅又拒絕使用鈦質的,讓她們很為難,最后在麻醉時間到之時,凱麗她們合作,強行將肋骨放了進去,完成了瑪雅的手術,瑪雅也堅強地挺了過來。
第11集
凱普納和杰克森經過多次的爭吵,也做了婚姻咨詢后,他們紅臉過也上床過,可他們的的婚姻還是走到了最后一步,去律師樓簽離婚協議。在簽離婚協議的那一刻,律師稱他們是離婚最干脆的一對,而他們的心里則因為離婚,想到了他們之前為不想離婚所做的努力。杰克森與凱普納總是爭吵,總是沒辦法平心靜氣地談他們的問題,好不容易他們有一次平靜對待彼此的機會,杰克森又一次提了離婚的事情,結果又讓他們兩人大吵了起來。杰克森一直怪凱普納不說一聲就跑去約旦的事情,他沒辦法接受那樣做的凱普納,跟凱普納提出了離婚。凱普納說明,她去約旦是去療傷的,不然就會死掉,可她不明白為何她的離去是為她的復活,而杰克森卻不能原諒她。杰克森說明,他在最需要凱普納的時候,凱普納離開了他,而他現在活了下來,凱普納也活了下來,可他們的婚姻卻沒辦法活下來。凱普納不肯跟杰克森離婚,無理取鬧跟杰克森大吵了起來,隨后他們又平靜了下來,然后用性關系平息他們的爭吵。時間倒退回凱普納決定去約旦之前,杰克森本想跟凱普納一起去約旦,可因為他沒能及時趕上飛機,而凱普納則直接一個人去了約旦,所以杰克森只能生氣地留了下來。凱普納在約旦的時候,很想跟杰克森聯系,卻因為電話信號的問題,根本聯系不上,而杰克森則因為氣惱在家里安床的時候,弄傷了自己的手臂,還要繼續獨自熬過那段沒有凱普納的最艱難的時刻,所以他的心里開始恨起了凱普納。凱普納的離去,皆因凱普納失去了孩子,所以杰克森他們的記憶又倒回到他們剛得知有孩子的喜訊之時。因為凱普納懷孕,凱過納開心地跟杰克森在辦公室里跳起了舞,羅賓斯他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看到他們如此開心,也跟著一起跳了起來,最后凱普納才跟大家宣布她懷孕的事情。因為有了孩子,凱普納帶著杰克森回家,想要讓她的父母知道她已經結婚了并且有了孩子。在回家的路上,杰克森和凱普納越聊越不開心,因為想要讓凱普納的父母喜歡杰克森,他們的意見相佐所以并不愉快。杰克森認為,只要讓凱普納的父母看到結婚時的他的樣子,就一定能讓他們喜歡,可凱普納卻不相信。杰克森和凱普納剛結婚的時候,兩人非常的開心,而那里因為燒傷進醫院給杰克森治療的塔狄安娜還特別的羨慕他們兩人的幸福,以及他們那張特別漂亮的結婚照。在杰克森與凱普納走入結婚殿堂之前,他們還有一段故事促成了他們的結合,當時的杰克森才剛接手臉部燒傷半邊臉的塔狄安娜,而馬克又不在醫院里,杰克森必須自己為塔狄安娜處理她的臉部重塑。杰克森在給塔狄安娜初步檢查之后,與凱普納走進器械房之時,凱普納因為在那里發現了瑞德的尸體,讓她因為想到了那一幕而莫名的難過害怕了起來,讓杰克森開始好奇了起來,忍不住安慰起了凱普納,他們的感情也就在這樣一次次不經意的關心中,走進了婚姻的殿堂,如今他們卻在律師樓簽離婚協議。在要簽字之前,凱普納最后一次問杰克森,是否這就是杰克森想要的,杰克森沒有開口,凱普納于是難過地簽下了離婚協議,離開了律師樓。離婚之后,杰克森去參加臉部恢復準備結婚的塔狄安娜,塔狄安娜因為杰克森陪她一步步走向新生,所以要求杰克森將她送到新郎的手上,而與此同時凱普納發現她懷孕了。

第12集
杰克森在離婚之后,收到他們的連號手機賬單,想開支票把錢給凱普納,可凱普納卻拒絕了他。羅賓斯看到凱普納沒有把懷孕的事情告訴杰克森,在杰克森走后,馬上就勸說凱普納要把實情告訴杰克森,畢竟那個孩子的父親是杰克森。阿米莉亞因為與歐文做愛弄丟了靴子匆忙來醫院,麥琪便好奇地問她的靴子,結果阿米莉亞一直在得意地跟麥琪分享她的性,讓麥琪很郁悶。麥琪和德盧卡在醫院里發生關系,差點被理查德撞破,他們只能保持低調,所以暫時都不能在一起,讓麥琪很郁悶。德盧卡因為理查德突然要帶他這個實習生,對理查德的行為有所質疑,懷疑理查德是有別的原因,心里有些擔憂。凱蒂來醫院看診,點名要找德里克,結果來的卻是與德里克同姓的阿米莉亞,格蕾這才發現凱蒂是她當實習醫生之時,德里克接手的病人。阿米莉亞和格蕾爭搶凱蒂這個病人,可因為現在凱蒂是來找阿米莉亞看病的,所以阿米莉亞不讓格蕾插手。格蕾在處理達芙妮的血管感染之時,因為傷口流血她在想辦法用按壓的方式讓血凝固,同時叫心外科的醫生前來,結果來的人是內桑,所以她只能繼續守在達芙妮身邊,不敢把達芙妮交給內桑,讓佩妮去阿米莉亞那里問凱蒂的病情。佩妮夾在阿米莉亞和格蕾之間,差點被她們兩人的戰火搞得手足無措,最后她只能偷偷拍下片子,給格蕾一個交代。理查德為了讓德盧卡沒有時間與麥琪亂搞,安排了很多事情給德盧卡做,讓德盧卡沒有時間跟麥琪約會。羅賓斯去找理查德之時,發現理查德把德盧卡折磨得沒有時間吃飯,理查德這才放假讓德盧克去吃飯。在食堂里,德盧克與麥琪碰上,兩人給對方使了一個眼神,然后躲進房里偷情,沒想到這時理查德又打來電話,打斷了他們的進度,麥琪這才告訴德盧卡,理查德是她的生父。手術的時候,理查德問羅賓斯約會的女人,羅賓斯說個不停,像是她在跟許多女人約會。羅賓斯在與理查德聊約會的時候,把話題轉給了德盧卡,提起了麥琪的事情,讓德盧卡在理查德面前立刻不敢出聲了。凱蒂被查出得了動脈瘤,阿米莉亞難得碰到那么大的手術,她又害怕格蕾的看法,所以一直擔心自己沒辦法完成這個手術。歐文安慰阿米莉亞,讓阿米莉亞相信她自己的能力,不要在意格蕾的看法,只要凱蒂認可她的實力,她就應該相信自己盡全力去完成。達芙妮的血并沒有止住,內桑拿到了報告確定她的感染引起了敗血癥,如果血不能止住就必須手術,而手術的可能性還會引起其他器官的衰竭,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們不選擇手術。因為達芙妮的情況變糟,她必須手術,所以內桑要求達芙妮在這個時候打電話給她的兒子大衛,相信大衛一定會原諒她,而她也應該原諒她自己。達芙妮打了電話給大衛,大衛同意來醫院盾她,內桑他們這才把達芙妮送進了手術室。阿米莉亞完成了凱蒂的手術,她想跟手術室外的格蕾分享她的成功喜悅之時,卻發現格蕾的病人沒有活著出手術室,所以她沒有了開口的勇氣。格蕾因為達芙妮的死,忍不住質問內桑,究竟內桑和梅根怎么了,讓歐文如此恨他。內桑告訴格蕾,他送梅根上一架最后墜毀的飛機,是因為梅根登機的原因是為了她的病人,而如果是他的病人他也會登機,所以他沒辦法阻止梅根登機,結果那架飛機沒有到達目的地,而且消失得無影無蹤。凱蒂清醒之后,格蕾去病房看了凱蒂,表達她的慰問之意,想確定她曾經的病人是否安好。

第13集
凱麗和格蕾他們預演了一場給卡森的手術,正等著他們手術熟練之后,給卡森進行手術,可沒想到在他們預演結束準備下班之時,得到了意外情況。米勒上校給醫院打來電話,聲稱卡森摔了一跤骨盆骨折,他們必須馬上前往卡森的營地去給卡森手術。佩妮因為這個難得的手術機會,很想跟著一起去做這個手術,可格蕾選擇喬當助手,佩妮只好求凱麗帶她。凱麗因為佩妮上次明令不讓她插手佩妮的事業,所以拒絕帶上佩妮,讓佩妮很失望。到了軍隊醫院,卡森的軍醫索普不高興地跟貝利他們起沖突,在凱麗與索普吵了之后,他們才得已進行手術準備。索普想在手術前,繼續勸說卡森,讓他改變手術的決定,可卡森卻還是堅持要找回失去的人生,跟命運賭一把,選擇相信貝利他們的實力。跟索普叫板之后,貝利他們都非常的緊張,在準備進手術室之前,貝利還帶著大家做了祈禱,想讓他們的手術可以順利成功。沃倫正跟斯賓塞走過精神病房之時,突然聽到那里有人大叫急救,他們便馬上跑去看了一下。進入病房,沃倫才知道病人的情況緊急,已經摸不到脈博了,而他也堅持不到手術室,所以沃倫只能在病房內為病人開刀,可因為那是精神病房,沒有任何利器。斯賓塞去找人幫忙之時,沃倫因為對病人急救沒有用,只能搶過西格爾手上的夾板上的夾子,給病人開了刀,讓病人恢復了脈博。瑪格辛的啦啦隊在比賽的表演時出現了意外情況,全體被送進了醫院,瑪格辛在接受阿歷克斯的檢查之時,還一直關心自己團隊的情況,結果血壓高到嚇人,阿歷克斯只能把阿米莉亞叫來診癥。阿米莉亞初步檢查了瑪格辛的神經,發現并沒有問題,只能讓瑪格辛照頭部CT。在瑪格辛做完檢查出來后,得知麗薩要將丹妮爾開除出啦啦隊,她想勸阻止她們卻一點用也沒有,而她也在此時暈了過去。瑪格辛的情況危及,麗薩她們才安靜了一會兒,可隨后她們又繼續爭吵了起來,讓醫院吵嚷得不行。麥琪看到那些爭吵的少女,突然慶幸她自己過了她們的那個年紀,不需要再讓人如此煩。卡森的手術進行中時,凱麗因為骨盆里的骨頭如此脆弱,沒有信心幫卡森重組,因為她沒辦法找到更多健康的骨頭來完成這個手術,所以著急地把格蕾他們叫出去商量。因為卡森的手術停不下來,格蕾他們不能讓卡森比手術前更糟糕,只能讓凱麗想想辦法,解決她的難題,然后繼續他們的手術。理查德趕去病房處理精神病人之時,沃倫已經為他開胸了,理查德為此一直責備沃倫,在給病人繼續手術的時候,他還一直罵沃倫。佩妮和愛德華茲認為沃倫有此機會手術,是因為他和貝利結婚了,所以她們開始感嘆關系的力量。在凱麗想不到辦法著急之時,格蕾前去安慰凱麗,說明時間逼人就是給他們進步的最好機會,讓凱麗靜下心來從頭想一次,找出解決的辦法。在索普一直怪責凱麗還沒有出現,怪他們草率做了決定,把卡森當成犧牲品的時候,凱麗想到了解決辦法反向接口,結果成功完成了手術,讓索普閉了嘴。貝利一結束手術,就得知沃倫瘋了,她只能立刻跑回去質問沃倫情況。貝利見到沃倫之時,首先將他給罵了一頓,怪他違規操作,可等罵完了之后,貝利才覺得沃倫做的事超乎尋常,讓沃倫把所有細節都寫下來交給她。麥琪在內桑跟她預約手術之時,跟大家宣布她和德盧卡戀愛的事情,結束了他們的地下戀情。

第14集
理查德突發奇想,把所有的住院醫生召集起來,然后讓他們抽簽重新分配他們新的主導醫師,佩妮因此被安排在阿米莉亞的身邊,可阿米莉亞則直接拒絕了理查德的安排。羅賓斯在巡房之后,看到凱普納便想去問問她的孩子的情況,可凱普納卻拒絕讓羅賓斯檢查,她確信自己的孩子沒有問題。凱麗因為離開軍醫院的時候,索普跟格蕾要了電話號碼,回來后就一直跟格蕾問他們的進展情況,連手術時也不放過追問情況。阿米莉亞和內桑正在為莉娜解釋麥庫的病情之時,蓋爾跑來告訴他們,她才是麥庫的合法妻子,而莉娜只是勾搭麥庫的狐貍精。阿米莉亞因為佩妮找錯了家屬,生氣地責備佩妮,同時質問佩妮為何還在她的科室,佩妮只好告訴阿米莉亞,她的要求被理查德駁回了。蓋爾巴不得麥庫早點死,而要換尿布那種活,她則讓莉娜去做,阿米莉亞和內桑聽了都很不高興。就在阿米莉亞和內桑為蓋爾的行為反感之時,麥庫醒了過來,他們以為這下可以幫到莉娜,可沒想到麥庫醒來之后卻只記得蓋爾,根本不記得莉娜,讓莉娜更傷心。沃倫在為考妮做B超之時,發現考妮的B超情況有問題,馬上就把羅賓斯叫來。羅賓斯看了情況之后,發現有一個胎兒有問題,她必須馬上幫助考妮分娩,可因為離分娩的時間還很長,道格反對這樣做,怕他們的孩子有問題,可羅賓斯卻堅持要提前分娩,道格也只能同意。因為要將其中一個胎兒分娩,其他的胎兒也必須接著出生,這樣會對他們都產生危險,考妮為此一直懇求羅賓斯,保住她腹中的四胞胎。羅賓斯在考妮的懇求下,做了一個危險的決定,準備將有問題的查爾斯接生出來,然后想辦法讓其他胎兒依舊在子宮內成長。阿歷克斯和貝利都反對羅賓斯的做法,可羅賓斯卻非常堅持要那樣做,貝利也只好同意羅賓斯祝她好運。喬因為格蕾一直叫她佩妮,生氣地責備了格蕾,說明她受夠了當格蕾的受氣包,整天被格蕾踢來踢去,讓格蕾去找陸軍男友好好過日子,不要再想著德里克的死。蓋爾好不容易因為麥庫想起了她,忘記莉娜,以為自己堅持多年,麥庫終于回到了她的身邊,可沒想到麥庫卻出現了新的意外情況,讓她很傷心。阿米莉亞因為麥庫的情況,必須馬上去做手術,她不想讓佩妮配合她,可因為時間緊迫她不得不讓佩妮當助手。麥庫的手術沒有成功,他死在了手術臺上,讓阿米莉亞很是沮喪。羅賓斯成功完成了手術,讓考妮順利產下查爾斯,而沃倫在幫助考妮順利產子的過程中的表現,讓羅賓斯很是欣賞,所以羅賓斯讓沃倫繼續跟著她學習。 格蕾反省了之后,去向喬道歉,說明她是因為阿歷克斯,對喬過于嚴格了,因為阿歷克斯生命中的女人,不是跑了就是搶了他的工作,所以讓她不自覺地對喬嚴厲。索普為了約格蕾,主動到醫院來找格蕾,格蕾這下沒法再逃避。

第15集
羅賓斯因為凱普納不肯接受產檢,想去把凱普納懷孕的事情告訴杰克森,可沒想到杰克森卻質問羅賓斯是否把他重新約會的事情告訴凱普納。羅賓斯因為杰克森的話,本不想說出懷孕的事情,可看杰克森誤解了凱普納,她只好把凱普納懷孕的事情說出來。羅賓斯剛把事情說出來,凱普納就出現了,杰克森馬上質問凱普納為何瞞著他。杰克森因為凱普納在離婚前就知道懷孕的事情,生氣地責備凱普納的隱瞞之時,凱普納接到了急診電話,讓她不得不中斷他們的談話,令杰克森更生氣。格蕾正猶豫要不要答應索普之時,麥琪到醫院門口找格蕾,說明有急診要找格蕾,格蕾于是匆匆結束與索普的談話,答應明天跟索普喝一杯,然后進醫院工作。麥琪因為格蕾答應約會,開心地跟阿歷克斯說起此事,可阿歷克斯卻覺得格蕾的答應是在拖延時間,她并不會真正赴約,可格蕾卻一反常態表示她會赴約。泰絲和邁克爾爬山時摔了下來,被緊急送到了手術室,泰絲的父母趕到醫院之時,正好看到女兒進手室,他們只能等電梯門關了之后,才責備邁克爾帶泰絲去爬山。泰絲的手術,歐文和內桑又必須合作,因為此時麥琪正在做凱爾西的手術,可他們卻非常不愿意再合作,總是在手術臺上爭吵。格蕾接手凱爾西的手術,可因為手術要進行三個器官的移植,時間非常的長,她根本沒時間回家收拾自己再去跟索普約會,所以只能在術前在淋浴間里做脫毛。羅賓斯因為凱普納生她的氣,而她并不覺得自己做錯了,所以忍不住跟凱麗埋怨此事。凱麗聽到羅賓斯做的事情,便告訴羅賓斯她的確做錯了,因為當事人絕對不會愿意從別人嘴里知道懷孕的事情。凱普納從手術室里出來,杰克森就質問凱普納,為何可以跟羅賓斯說她懷孕的事情,卻不愿意告訴他。凱普納沒有心情跟杰克森在此時談孩子的事情,可杰克森一直吵著要談,讓她不得不把自己并不想用孩子綁住杰克森的想法說出來,結果把杰克森惹怒了,而凱普納懷孕的事情也讓所有人知道了。泰絲的腦死亡,靠呼吸器才能維持心跳,歐文他們給泰絲的父母建議中斷護理,可他們卻堅持不放棄希望。歐文因為泰絲的事情,又將梅根的事情牽連于內桑身上,怪內桑給泰絲父母希望。內桑受不了歐文一次又一次拿他出氣,他生氣地責備歐文,讓歐文不要因為內疚怪責到他的身上,讓他對歐文的行為作嘔。內桑說明他一直沒有放棄尋找梅根,可歐文放棄了梅根,所以歐文才一直拿他來出氣,平衡心里的內疚。索普在醫院里等格蕾下班,格蕾則因為自己做了一個17小時的手術,實在沒有力氣去陪索普喝酒,所以只能拒絕索普。索普知道此時的格蕾很累,他也不想勉強格蕾,只是想送格蕾回家休息,改天再約個時間喝一杯,格蕾這才接受了索普的好意。阿米莉亞去找歐文,要進行他們一直被打擾的第一次約會,可沒想到歐文卻因為內桑的話,情緒失控地喝了幾杯不在狀態,阿米莉亞只能傷心地離開。內桑去找凱普納道歉,說明他對凱普納反應過度了,凱普納因為杰克森的態度改變,想解釋自己只是想等過段時間再把事情告訴杰克森,可杰克森卻沒辦法理解她的解釋,認為凱普納在耍手段挽回什么,氣得凱普納讓杰克森不要管她肚子里的孩子,因為他們已經不是夫妻關系了。
第16集
格蕾跟索普約會之后,兩人相處得很愉快,格蕾也把索普留在了家里,可沒想到第二天一早格蕾就突然大叫起來,將索普給趕走,把所有人都嚇到了,索普更是一頭霧水。凱普納在電梯里遇見了羅賓斯,她馬上拉著內桑,準備乘下一趟電梯,拒絕與羅賓斯同行。阿米莉亞和麥琪正煩惱,是否該給格蕾送吃的之時,格蕾下了樓,而她一下樓就忙著找清潔劑清潔灶臺。阿米莉亞因為被格蕾看到她在家里住下,想跟格蕾做個解釋,可沒想到格蕾卻根本不聽,只忙著到清理家里的角角落落,阿米莉亞也只能幫忙打掃。索菲亞摔傷進了醫院,處理醫生找不到凱麗,而羅賓斯又在動手術,她不得不去找佩妮來處理,佩妮也只能去看一下索菲亞的傷。艾希禮與高大健碩的男朋友做愛之時,男朋友突然摔了一跤,讓艾希禮被撕扯開來,凱麗知道了艾希禮的受傷經過之后,不得不想辦法,先把艾希禮的兩條腿恢復原位,現進行檢查。在進行CT掃描之時,杰克森他們還在討論艾希禮受傷的事情,凱麗突然發現掃描儀停止了工作,艾希禮的一條腿沒有了血色,她只能馬上推艾希禮進手術臺搶救。凱普納做完手術休息的時候,凱瑟琳突然出現,凱普納想要馬上逃跑,可凱瑟琳卻不讓她這么做,而是平靜地讓凱普納把心里話說了出來,并支持凱普納做的決定,讓凱普納松了一口氣。佩妮處理好索菲亞的傷口之后,凱麗告訴佩妮,說明她還沒有跟索菲亞說佩的事情,而且她們關系發展太快,羅賓斯也會不高興,所以她不希望佩妮接近索菲亞。佩妮以為羅賓斯不希望她靠近索菲亞,便去向羅賓斯做一個解釋,沒想到羅賓斯卻說出了完全不一樣的答案,說明她們之間從來沒有談論過此事。羅賓斯因為凱麗把她牽扯進了凱麗和佩妮的關系中,生氣地去責備了凱麗,連給凱麗解釋的機會都沒有,就直接生氣離開了。佩妮因為凱麗說謊的事情,生氣地跟喬埋怨之時,德盧卡插了一句嘴,說明跟主治醫師戀愛,注定是他們掌控一切,德盧卡剛說完,麥琪就把德盧卡叫去,想知道德盧卡為何在公開戀情之后一直在躲著她,可德盧卡不知道要如何回答麥琪這個問題,麥琪只得當德盧卡想要放棄他們的關系。佩妮把索菲亞的病例給凱麗,說明如果凱麗沒有準備好要跟她在一起,可以直接告訴她,不需要通過說謊來騙她。歐文去找阿米莉亞道歉,可阿米莉亞卻不接受他的道歉,因為她正處于戒酒期,而歐文卻在酗酒,她沒辦法接受歐文,讓歐文離開她家。凱麗事后帶著索菲亞去見佩妮,正式介紹她們彼此認識,并邀請佩妮一起去吃冰激凌。索普擔心了一天,不知道格蕾的情況如何了,他只好去找格蕾,結果阿歷克斯想直接把他趕走,格蕾卻讓索普進門了。杰克森因為凱普納肯心平靜氣,跟他再談一談他們的事情之事,感謝凱瑟琳跟凱普納談心的事情,沒想到凱瑟琳卻讓他收集凱普納在離婚之時隱瞞懷孕的證據,讓杰克森報復凱普納。格蕾與索普聊過之后,向室友們宣布她好了,而且留下了阿米莉亞。

第17集
格蕾雖然同意阿米莉亞留下來住,可對阿米莉亞的態度卻還是沒有變,兩人根本沒辦法待在一起,剛一起上桌沒多久,就直接吵翻了。理查德因為凱瑟琳插手凱普納和杰克森的事情,生氣地跟凱瑟琳在臥室里大吵了一架,結果兩人都帶著怒火入睡,幾乎要把被子扯成兩半。詹妮未成年懷孕,跑到醫院去做檢查,沒想到檢查還沒有開始做,她的媽媽就找到了醫院,她只能讓凱普納幫她隱瞞。詹妮正想辦法叫走媽媽之時,羅賓斯被叫來給詹妮做檢查,差點就讓詹妮懷孕的事情穿幫,幸好凱普納反應及時,聲稱羅賓斯是來檢查詹妮的腹痛的。在給詹妮檢查的時候,羅賓斯主張通知詹妮的媽媽,可凱普納堅決不同意。檢查結果出來了,詹妮被確診得了脾動脈瘤必須手術,可凱普納還是堅持不把懷孕的事情告訴詹妮,羅賓斯只能讓詹妮自己做決定。麥琪和歐文、格蕾一起外出手術,臨上車之時麥琪才知道此行還有德盧卡,她于是馬上調頭讓內桑替她,導致一路上歐文和內桑一臉的郁悶。堵車的時候,格蕾跟歐文說起了阿米莉亞的事情,內桑才知道阿米莉亞在戒酒,忍不住把自己前幾個月給阿米莉亞買過酒的事情說出來,差點讓歐文跟他打起來。在格蕾的勸說下,歐文和內桑才沒有打起來,繼續平心靜氣他們的工作,可沒想到因為堵車去遲了,他們要取的心臟沒有用了,心臟停止了跳動,讓歐文非常的生氣。麥琪想組織一個聚會,讓格蕾和阿米莉亞的關系緩和,可沒想到跟所有人提出這個主意之后,沒有一個人響應她的邀請。羅賓斯想保住詹妮的生命,主張給詹妮動手術,所以她去跟詹妮的母親說手術的事情。凱普納想保住詹妮腹中的孩子,可一旦進行手術孩子就有可能保不住,為了阻止詹妮手術,凱普納不得不告訴詹妮的媽媽,有關詹妮懷孕的事情,讓詹妮母女大吵了一架。詹妮在爭吵過后體內腹壓過低,羅賓斯發現詹妮的動脈瘤破裂,只得馬上給詹妮動手術。歐文與內桑吵得很兇,兩人又提到了梅根的事情,讓格蕾實在忍不住責備歐文,歐文這才知道內桑跟格蕾所說的有關梅根的版本與他的不一樣。歐文告訴格蕾,梅根出事的時候,內桑根本沒有在梅根的身邊,因為當時內桑在跟別的女人上床,所以梅根才會生氣地離開他,結果喪命。羅賓斯為詹妮做了手術,不僅處理了動脈瘤止住了流血,還保住了她的孩子。詹妮的媽媽在手術之后,沒有再責備詹妮,而是告訴詹妮,讓她在有麻煩的時候,一定要先告訴媽媽,這樣才能更好的解決問題。佩妮口口聲聲稱,她不想申請普雷格明進修的名額,可沒想到她卻在最后一刻提交了申請,而且得到許多主治醫師的支持,讓愛德華茲和喬都認為佩妮在玩手段,都不想理佩妮,而佩妮則成功拿到了這個進修名額。麥琪回到家,看到格蕾和阿米莉亞又像是在爭吵的樣子,她只能訓斥她們,結果沒想到她們卻聯起手來怪麥琪,并表示她們是姐妹就會有爭吵,這是很正常的事情。凱普納在詹妮的事情解決之后,還是沒辦法平靜下來,羅賓斯只好質問凱普納,凱普納于是把聽到凱瑟琳打算等她生下孩子,拿到孩子的完全監護權的事情說出來。凱普納為了阻止杰克森搶走孩子,給杰克森發了限制令,沒想到回到家卻發現杰克森給孩子準備了嬰兒床,并許諾做凱普納想做的事,讓凱普納后悔自己發了限制令。

第18集
蓋奇在醫院里失了蹤,為了安全起見,阿歷克斯不得不讓貝利響警報找這個失蹤的孩子。凱普納想跟杰克森解釋限制令的事情,杰克森一點也不聽她的解釋,結果這個時候警報響了起來,讓杰克森誤以為凱普納還報了警,差點又跟她吵起來。醫院響起了警報,而保安主任則把用他的門禁卡將所有通道的門都鎖上,阿歷克斯只能搶走他的門禁卡,先去把孩子找出來,這才發現蓋奇躲在了樓梯底下。就在門被關上的那段時間,沃倫和德盧卡在樓道里為一位產婦格雷瑟分娩,而格雷琴產后流血嚴重,孩子也呼吸困難,貝利趕到之時,沃倫正想辦法把孩子送到手術室去搶救。貝利一邊對格雷琴進行急救,一邊送她去手術室,同時讓人通知羅賓斯到手術室手術。阿歷克斯正給蓋奇和他的媽媽解釋之時,看到沃倫把嬰兒送了來,阿歷克斯只能先去搶救孩子,可沃倫卻對孩子的情況并不知情,給阿歷克斯制造了困難。沃倫在緊急情況之下,給格雷琴剖腹產,結果讓格雷琴母子都陷入了危險,貝利不得不在他們母子有醫生接手搶救之后,把沃倫叫去她的辦公室責備。貝利把沃倫關在了辦公室,自己去找格蕾問清楚事情的經過,因為格雷琴是她親手交到格蕾手上的,為何格蕾交給了沃倫。格蕾給格雷琴做了檢查之后,被理查德叫去處理格雷琴的老公的傷勢,所以格蕾把格雷琴交給沃倫,讓沃倫等到羅賓斯到來,讓羅賓斯安排住院檢查。貝利質問格蕾是否確定把病人交給羅賓斯之時,理查德很確定地告訴貝利,他看到羅賓斯到了格雷琴的病房。貝利隨后去質問德盧卡,想知道當時的情況,德盧卡于是把格雷琴做完檢查之后,他們要送格雷琴回產房的經過說出來。從檢查室出來之時,格雷琴就一直很難受,沃倫和德盧卡只能馬上去產房找羅賓斯,可這時孩子突然沒有了心跳,沃倫于是讓德盧卡去通知婦產科的人,他一個人送格雷琴去手術室,可沒想到這時響起警報,將他們困在了走廊里,所以他們不得不為了救格雷琴母子,替格雷琴剖腹。貝利隨后去質問羅賓斯,想知道格蕾把病人交給羅賓斯之后,羅賓斯去了哪里。羅賓斯說明,她看到格雷琴的時候,格雷琴的情況很穩定,她于是讓德盧卡帶格雷琴去照CT,可沒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小意外。羅賓斯和在那里搶救格雷琴的凱普納都認為,沃倫的剖腹技術很好,認為沃倫當時做的并沒有錯。羅賓斯和凱普納盡全力搶救格雷琴,可沒想到格雷琴最終還是沒能挺過去,死在了手術臺上。格雷琴沒能救活的那一刻,她的孩子經過搶救也失敗了,最終母子雙雙喪命。貝利不知道要如何處理沃倫,她想求助理查德為她處理此事,可理查德卻說明他不是外科主任,這件事情必須由貝利親自去處理,并說明沃倫的問題在于沃倫對自己太過于盲目自大。貝利繼續去找有利于沃倫的證據,結果在監控里發現了一個情況,就是在沃倫剖腹之時,電梯的門已經開了,他本可以送格雷琴去手術室,可他沒有做。貝利把她的發生告訴沃倫之時,沃倫一點也不接受貝利的說法,仍堅持認為自己沒有做錯。

第19集
貝利認為自己沒辦法在沃倫的處理問題上,做到不偏不倚,她只能召集顧問團隊,讓他們來共同決定沃倫的問題。在沃倫接受格蕾他們這個顧問團隊的審查之時,杰克森和凱普納互相在見各自的律師,為孩子撫養權一事進行準備,他們都擔心被剝奪孩子的監護權。雷吉得到了術后疝氣,讓他的肚子突然脹了起來,他不得不到醫院來處理這個麻煩。喬在診斷雷吉的時候,召集了凱普納和杰克森來一起會診,結果兩個人碰上面因為限制令的存在,他們又忍不住吵了起來。凱麗因為佩妮要去紐約進修,卻沒有要求她跟著一起去紐約,而生氣地去責備佩妮。佩妮認為凱麗的事業家庭全在西雅圖,不可能為了她去紐約,并不打算問凱麗去紐約的事情,經凱麗責怪之后她才向凱麗開口,順一順凱麗的心情。凱麗因為佩妮開口,開心地在器材室里親熱了起來,可沒想到羅賓斯突然闖了進來,讓她們兩人尷尬極了,只能中斷她們所做的事情。奧馬爾雖然被搶救了過來,可還處于昏迷當中,格蕾和阿米莉亞、麥琪一直守在奧馬爾的病床前,直到奧馬爾快不行了,她們才通知貝利。貝利和沃倫有約定,如果誰半夜被叫回醫院,必須叫醒另一個人照看孩子,可沒想到貝利卻因為格雷琴的事情,沒辦法跟沃倫說話,所以沒有叫醒他,直到找鑰匙的時候才驚醒了沃倫,把情況告訴他。凱普納因為突然喘不過氣來,擔心孩子有問題,不得不去找羅賓斯檢查。羅賓斯替凱普納檢查之后發現,凱普納的孩子很健康,只是凱普納過于緊張了,凱普納這才放松了下來。杰克森按照律師的意思,正準備他的結婚證、離婚協議等材料,等著和凱普納打官司爭孩子的監護權。理查德看到杰克森母子的所為,心里很生氣,便不再插手他們的事情,讓他們兩人自行處理。歐文他們盤問了所有相關人員,連與沃倫沒有關系的內桑也被叫來詢問,可他們還是沒有做出決定。麥琪認為,他們的工作是確定沃倫是否撒謊,所以他們再一次把沃倫叫到醫院。沃倫在到醫院解釋之時,遇到了貝利,想跟貝利求情讓她網開一面,可貝利卻說明她要公事公辦。沃倫再一次解釋他沒有看到電梯門開的事情,說明當時的情況非常的危急,他沒有心思放在電梯門是否開的問題,而是在想辦法救格雷琴的問題之上,所以他沒有看到電梯門開了。貝利守在奧馬爾的病房外之時,看到奧馬爾一點復蘇的可能也沒有,她實在忍不住想進去把奧馬爾搶救回來,因為她希望奧馬爾被救活。貝利的舉動并沒有救活奧馬爾,卻讓奧馬爾的家人有所誤解,阿米莉亞為此跟貝利說了很不好聽的話。歐文他們經過審查一致認為,沃倫是在不得已的情況下,對格雷琴進行急救的,所以貝利罰沃倫停職六個月。沃倫對于貝利的停職決定很不滿,可貝利卻非常堅決,他在與貝利爭吵無效之后,也只能氣惱地離開貝利的辦公室。凱麗沒辦法留住佩妮,竟為了佩妮做出了決定搬去紐約的決定,所以羅賓斯沒有辦法只能跟凱麗爭奪索菲亞的監護權。杰克森在整理資料的時候,看到了他們的離婚協議,突然意識到他不應該跟凱普納鬧到連朋友都做不成了地步,因為他們原本是最好的朋友。沃倫還是對自己被停職的處分不滿意,他再一次找貝利求情,貝利只能跟沃倫說明,停職已經是法外開恩,如果是別人犯了這個錯,她一定開除對方,她本想開除沃倫,是歐文他們說服了她。在貝利與沃倫爭吵之后,貝利得知奧馬爾醒了過來,而且生命體征很穩定,貝利驚喜之余,又必須把格雷琴的死訊告訴他。

第20集
凱麗在紐約選好公寓,連索菲亞的學校也選好了,才來找羅賓斯討論選學校的問題,羅賓斯只好不滿地告訴凱麗,她從來就沒有同意讓索菲亞去紐約。愛德華茲收到了凱爾的約會信息,她要拒絕凱爾的時候,被喬她們起哄,結果她錯把信息發給了格蕾,格蕾于是在給希拉說明手術情況之時,把愛德華茲的約會告訴希拉,開玩笑似的取笑愛德華茲。布蘭登和彼得在家里玩耍之時,不小心把家里收藏的槍拿出來玩,結果槍走火布蘭登被槍擊。布蘭登和彼得的媽媽,在保姆帕蒂來了醫院之后,才知道布蘭登中槍不是別人所為,而是兩個孩子在玩真槍,讓她們很難受,同時也讓彼得為傷了自己的朋友而傷心。凱麗和羅賓斯談索菲亞的事情失敗,凱麗于是去把這個情況告訴佩妮,可佩妮根本沒辦法給凱麗出主意,因為此時她的身份非常的尷尬,她的建議只會讓事情變得更加復雜。麥琪因為8歲的布蘭登中槍傷,觸及了她的往事,讓她忍不住質問起帕蒂,想知道帕蒂為何離開兩個孩子那么長的時間,讓他們開柜子拿槍還導致槍擊事件,結果把帕蒂給說哭了。希拉一心打扮好自己,想要跟網上交往一年的男朋友詹姆斯,在手術之前見面,可沒想到見到真人之后,希拉才知道自己被詹姆斯給騙了,照片上的詹姆斯跟本人完全不一樣,所以她生氣地將詹姆斯趕走。希拉正跟格蕾和愛德華茲埋怨詹姆斯的欺騙之時,凱爾跑來醫院想要約會愛德華茲,結果被愛德華茲趕走。理查德和羅賓斯講公事的時候,羅賓斯因為凱麗的事情,忍不住在理查德面前爆發了,她只好把凱麗要帶走索非亞的事情告訴理查德。理查德不想羅賓斯與凱麗鬧成杰克森和凱普納那樣,特意提醒羅賓斯,不要因為過激的反應,把她們的事情越處理越糟,讓她在做每個決定之前先捫心自問一下,那是否是她想要的。沃倫在反省期間,突然想到他可以回麻醉科,這樣他既可以繼續工作,又能在手術室里學到東西。沃倫把他的決定告訴貝利,貝利非常堅決的反對,并表示如果沃倫堅持要那樣做的話,她只能不讓沃倫回家。凱麗通知貝利,自己要辭職之時,貝利提醒凱麗,她是骨科醫師卻要跟著一個實習的住院醫生的腳步去紐約,可沒想到凱麗根本不想聽她的任何勸告,不讓貝利給她意見。布蘭登的手術結束了,而他中槍的事情,讓所有醫師都在反省自己,反省他們年少時做的事情,想辦法開解誤傷朋友的彼得。詹姆斯等到希拉手術結束,想了解一下希拉的情況,結果得知希拉騙他說她自己得了癌癥快死了,所以忍不住沖進病房跟希拉吵了起來。格蕾在希拉和詹姆斯爭吵的時候,自己留下來處理,讓愛德華茲去和凱爾約會,不要像她一樣孤獨。歐文聽到了阿米莉亞和彼得所說的話,她讓彼得不要因為開槍的事情內疚,讓他牢記這是一個意外。阿米莉亞所說的話觸動了歐文,歐文跟阿米莉亞坦白了梅根的死,說明梅根在得知內桑出軌之時,是他讓梅根坐直升飛機來找他的,是他讓梅根登上直升飛機的。凱麗去找羅賓斯解釋,想保證她不會再擅自為索菲亞做決定,可沒想到羅賓斯卻因為凱麗為索菲亞找好了學校,學校已經面試過索菲亞,所以不相信凱麗所說的話。羅賓斯拿出律師的名片,說明她要用法律來解決她與凱麗之間的問題。
第21集
阿米莉亞和歐文在格蕾家的客廳做愛,正好被格蕾他們給撞上了,而且格蕾的孩子還在場,讓歐文尷尬極了,可阿米莉亞卻一點也不在意。愛德華茲帶凱爾回醫院復診,阿米莉亞因為愛德華茲和凱爾是戀人關系,讓愛德華茲放棄凱爾這個病例,只做凱爾的家屬陪同他做檢查。羅賓斯在給凱普納做產檢之時,想讓凱普納和杰克森做她的證人,可沒想到佩妮突然進來,讓她不得不放棄游說的想法。羅賓斯專心投入凱普納的產檢,無意間發現胎兒的腦部有問題,她沒有表達出來,卻讓凱普納一眼就看穿了她發現問題的事情。凱麗想找格蕾當她的證人,還沒等她開口歐文就進來了,而格蕾一見到歐文就忍不住嘲笑歐文,笑他和阿米莉亞做的事情讓她撞個正著。歐文一直求饒,格蕾才不再說早上的事情,而凱麗被他們一打斷,便沒辦法跟格蕾開口說自己的事情。凱麗好不容易找到了機會,跟阿歷克斯說了作證的事情,可沒想到阿歷克斯直接就拒絕了,并說明他沒辦法偏袒任何一方,只能拒絕。阿米莉亞檢查了凱爾的問題,發現他的病情有新的問題出現,她必須再給凱爾動手術解決這個問題。凱爾同意再做手術,而愛德華茲則又想參與到此次的手術之中,一直找阿米莉亞說情,可阿米莉亞卻非常堅定地表示,現在的愛德華茲是家屬不能參與手術。在給里奧做手術的時候,格蕾說起了里奧和他的看門人文森的感情,認為這是一個悲哀的故事,因為文森每天都要看著里奧在門里,而文森還要讓里奧的妻子進去,那是一種說不出來的痛苦。凱麗聽到格蕾所說的故事,突然沉默了下來,只顧埋頭動手術。羅賓斯去游說阿歷克斯作證的時候,阿歷克斯說了和凱麗一樣的話,而這時佩妮卻出現在他們的身后,讓羅賓斯忍不住對佩妮發火,直指她是凱麗派來的間諜。沃倫不僅回麻醉科工作,還故意跟貝利叫板似的,出現在貝利的手術中,讓貝利非常的生氣。沃倫想證明他沒有錯,可以繼續工作,認為貝利看錯了他,結果被麥琪罵了一頓。麥琪告訴沃倫,說明貝利是外科主任,如果她不想讓沃倫回醫院工作,隨時都可以辦到,而她并沒有那樣做,證明她在容忍沃倫的所為,而沃倫能夠如此恣意妄為,全憑貝利是他的妻子。凱麗在格蕾他們完成手術之后,跟他們提了作證的事情,他們都沒有反對。凱普納的化驗結果出來了,證實她的胎兒沒有問題,凱普納松了一口氣,而羅賓斯則給凱普納一張婦產科名單,讓她重新找一個醫生。佩妮在下班的時候,聽到凱麗成功說服格蕾他們作證的事情,她開心地祝賀凱麗,她本想把羅賓斯對她的誤會說出來,可又怕火上焦油,所以她保持了沉默。阿米莉亞追格蕾她們下班之時,格蕾很認真地勸說阿米莉亞,不要再這樣玩下去了,接受歐文的愛跟歐文在一起。阿米莉亞聽了格蕾的話之后,馬上就跑去找歐文,想跟歐文更進一步。歐文怕跟阿米莉亞在一起,他會毀了所有的一切,可阿米莉亞很有信心的樣子,他才決定跟阿米莉亞在一起試一下。

第22集
在雙方律師的調解下,凱麗與羅賓斯兩人為監護權談和解的方案徹底告破,她們不得不對簿公堂爭奪索菲亞的監護權,而這個結果也將預示著,她們中有一個人將永遠失去索菲亞的監護權。凱麗在要出庭之時,把索菲亞帶到了格蕾家里,可她很怕失去索菲亞,所以臨出門前緊緊地抱了索菲亞一下。詹妮在家摔倒劃傷了肚子,羅賓斯給詹妮做了檢查之后,將詹妮交給阿歷克斯和值班醫生,然后自己去法院。凱麗的證人組非常強大,羅賓斯只有理查德和德盧卡兩人,羅賓斯的律師甘波只好針對佩妮對索菲亞的不了解,從佩妮身上找突破口贏回贏面。格蕾因為凱麗和羅賓斯的爭撫養權一案太過于殘忍,她實在沒辦法再觀看下去,只能提前離開法庭。阿歷克斯在給詹妮手術之時,遇到了難纏的產科值班醫生羅素,讓他對羅素很有意見卻無可奈何。羅賓斯本來處于優勢,卻因為近六個月她接手術的數量是凱麗的好幾倍,讓她的優勢轉變成了劣勢。法官宣布休庭,羅賓斯一離開法院,就馬上回醫院看詹妮的術后情況,又開始投入自己的工作。法院的一天,讓所有人都很煎熬,凱麗回來后一直喝酒也沒辦法讓她一掃在法庭上的不愉快感覺。格蕾留在凱麗的家里陪凱麗喝酒,凱麗則把自己心里的想法,一一跟格蕾說了起來。凱麗有些后悔必須在佩妮和索菲亞之間做出選擇,可她就是沒辦法阻止自己去愛佩妮,所以她只能艱難地與羅賓斯爭撫養權。羅賓斯一早收拾好索菲亞,又將索菲亞送到了格蕾家里,讓索菲亞非常的不滿意,她甚至于說出討厭羅賓斯的話來,可羅賓斯還是無奈地把她放在了那里。再次開庭之時,格蕾為凱麗說了不少的好話,并說明佩妮和索菲亞相處得很好,而甘波則從格蕾喪偶一事中,說明索菲亞的家庭、生活和朋友都在西雅圖,不應該離開西雅圖。理查德上庭作證之時,凱麗提供了羅賓斯因為工作,要求跟凱麗換班的信息,讓法官認為羅賓斯是一個不負責任的媽媽。羅賓斯看到凱麗提供的信息證據,對凱麗的行為寒心極了,甘波只能勸說羅賓斯不要亂了陣腳。凱麗出庭作證,把她懷索菲亞之時出車禍的故事說了出來,證實她對索菲亞的愛勝過羅賓斯。羅賓斯在庭上作證的時候,詹妮的情況不穩定,因為孩子的心律有問題,羅素想要提前替她做剖腹產手術。阿歷克斯不想詹妮的孩子保不住,他想再做點什么保住詹妮的孩子,只能求羅賓斯回來幫忙。羅賓斯在法庭上接到了緊急電話,在救詹妮孩子和放棄撫養權問題上,她選擇了救人,所以艱難地離開了法庭。羅賓斯在羅素差點替詹妮剖腹產成功之時,阻止了羅素的手術,讓詹妮的孩子可以繼續在詹妮的肚子里,提高孩子的存活率。羅賓斯完成了詹妮的手術之后,馬上去法院聽法官宣判,靜待法官的宣判結果。法官最終將索菲亞的撫養權,判給了羅賓斯和凱麗雙方,讓凱麗沒辦法帶索菲亞離開西雅圖。

第23集
歐文賣了他的房車,買了房子打算和阿米莉亞結婚,而阿米莉亞開心地告訴格蕾之時,格蕾并沒有做任何的表示,讓阿米莉亞很不高興。阿歷克斯給納什看病之時,納什的外婆卻想將他介紹給納什的媽媽認識,阿歷克斯非常難為情地拒絕了,隨后把此事告訴格蕾。格蕾聽到阿歷克斯的話,取笑似的直接建議阿歷克斯早點結婚,跟歐文他們一起辦個集體婚禮。沃倫和貝利在電梯里遇上,互相不理睬對方,理查德為了緩解尷尬,特意提出一個聚餐的要求,想打破這種尷尬,沒想到沒有人理他。理查德在沒有理他之時,先叫了躲在角落里沒有應答的杰克森,然后質問沃倫,這才讓他們同意去聚餐,貝利也出人意料之外的答應了。愛德華茲沒辦法接受在家人在醫院來來回回的折磨,她放棄了和凱爾的戀情,給凱爾留下了一封分手信就結束了他們的關系。凱爾在手術之后,知道了愛德華茲的信,再也不肯讓愛德華茲出現在他的面前,而愛德華茲也是在黑板上看到了凱爾的名字,才知道他的手術出現了意外。凱麗沒有爭到獨立監護權,一直郁郁寡歡,佩妮本想安慰凱麗,聲稱她現在可以改租小一點的公寓,省下錢每周末回來看凱麗和索菲亞,可凱麗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羅賓斯正跟凱普納在護士站之時,凱麗突然向她們走來,凱普納于是讓羅賓斯表現友好一些,畢竟她是這次爭撫養權的贏家,羅賓斯于是強裝笑臉面對凱麗,同意了凱麗提出換班帶索菲亞的事情。愛德華茲很擔心凱爾的情況,在阿米莉亞跟凱爾講述病情的時候,她忍不住闖了進去說了幾句,結果凱爾的家人都因為愛德華茲就是那個傷凱爾心的人,沒等她說完就將她趕出病房。愛德華茲沒辦法知道凱爾的病情,只能去求喬從喬的手中知道凱爾的病情,同時知道阿米莉亞接下來的手術安排,可知道這一切更讓她擔心凱爾的情況。佩妮想了很久,跟凱麗提出要遲點離開西雅圖,可凱麗卻覺得她留下來對事情沒有任何的幫助。佩妮從凱麗的話里,聽出了分手的意思,凱麗也只好跟佩妮承認,她們是到了分手的時候了。愛德華茲去找阿米莉亞,想阻止阿米莉亞做如此危險的手術,可阿米莉亞卻信心滿滿,并說明那是她的手術她說的算,讓愛德華茲不要過問,愛德華茲只好去鼓勵凱爾,表示一下自己的關心。阿米莉亞在準備手術之時,碰到了郁悶從手術室里走出來的格蕾,不知道格蕾的苦惱的她說了她的開心事,結果反而被格蕾訓了。格蕾怪責阿米莉亞所做的一切,是試圖搶走她的一切,先是接受她老公的工作,接著搶走她閨蜜的男朋友,還要住在她的房子里,讓阿米莉亞聽了一臉郁悶。凱麗早上提出換班要求,下午又跑來找羅賓斯要求換班,羅賓斯沒辦法再牽就她的所求,只能憤怒地把自己的想法說出來,聲稱是凱麗毀了她們之間的一切。凱爾的手術沒有成功,愛德華茲在手術觀看室看到了手術的過程,喬在確定凱爾死亡之后,馬上跑上去安慰愛德華茲。阿歷克斯回到家里,發現喬做飯差點燒了廚房,他忍不住質問喬,想知道喬的想法。阿歷克斯做好了結婚的打算,并向喬求了兩次婚,可喬卻沒辦法給他答復,他需要知道究竟喬何時能做出決定,所以再一次要求喬給他答復,結果喬明確地拒絕了他。阿米莉亞在歐文帶她看房子的時候,明確地告訴歐文,她想要真實的生活,不想再假設他們的生活,讓歐文娶她。

第24集
阿米莉亞要和歐文結婚,可她通知家人之時,沒有一個人愿意來參加她的婚禮,她的媽媽更是對阿米莉亞決定結婚的想法表示質疑,一點也不看好阿米莉亞。麥琪在房門口聽到阿米莉亞通知媽媽結婚的經過,她沒辦法進去打擾,只能在門口靜靜地等著,等阿米莉亞打完電話,她想去安慰阿米莉亞之時,被直接關在了門外。麥琪她們沒辦法勸說阿米莉亞開門,凱普納只好把歐文叫來,歐文只說了幾句,阿米莉亞就把門開了,而且重拾笑顏準備婚禮。阿歷克斯回家收拾東西,喬想告訴阿歷克斯,她可以跟阿歷克斯生一個孩子,而且愛著阿歷克斯,只是她沒辦法嫁給阿歷克斯,可阿歷克斯就是不明白她究竟是為何,只能怒氣離開。格蕾做完了手頭上的事情,到教堂之時正好歐文掉了袖口,她便幫歐文一把,然后提醒歐文應該給克里斯蒂娜打一個電話,至少對上一段感情有個交代。阿米莉亞在歐文隔壁的更衣室,她聽到了格蕾對歐文說的話,讓她心里非常的不高興。阿米莉亞見到格蕾之時,忍不住責備了格蕾,質問她在推自己跟歐文在一起之后,又對自己置之不理,還反對他們的在一起。格蕾告訴阿米莉亞,說明現在的阿米莉亞就和遇見德里克之前的她一樣,她不想為阿米莉亞做什么,只想陪在阿米莉亞的身邊。阿米莉亞聽了格蕾的話,突然就跟著格蕾一起從教堂里逃跑了,麥琪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也只能跟著她們走,而理查德正好看到她們一同逃跑卻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凱普納在幫歐文整理禮服之時,突然發現戒指沒有拿來,正好沃倫提前到了教堂,她便讓沃倫送她回家去找戒指。找到戒指之后,凱普納突然開始宮縮陣痛了,而凱普納卻不想這個時候離開,不想到讓她的孩子生在車上,她甚至于想在家里讓沃倫幫她接生。沃倫不能冒險給凱普納接生,他只能打電話叫救護車,而凱普納則打電話給杰克森,通知她自己要生孩子的事情。阿米莉亞逃跑之后,突然責備起格蕾來,怪她帶自己逃跑,更不明白自己為何逃跑。格蕾說明,逃跑是阿米莉亞自己做的決定,阿米莉亞于是開始反省自己,問自己為何要嫁給歐文,然后便認為自己又是一時沖動做的決定,認為自己不應該嫁給歐文。理查德把阿米莉亞三人逃跑的事情告訴歐文,歐文一點也不明白,為何她們三人要逃跑,他只能在那里等著阿米莉亞回來。沃倫準備給凱普納接生,可他伸手先摸到的是孩子的腳,而孩子可能沒有脈搏了,讓凱普納嚇得讓沃倫馬上替她剖腹產。沃倫不想再犯錯,他一直開門盼著救護車馬上到,可就是看不到救護車。沃倫給貝利打了一個電話,把凱普納現在的情況告訴貝利,想知道此時他是否可以為凱普納剖腹產。貝利把杰克森、羅賓斯一起叫到電話旁邊,指引杰克森為凱普納做剖腹產,而杰克森那里的情況沒有手術刀沒有麻醉劑,沃倫割下第一刀之時,凱普納就直接痛暈了過去。喬在酒吧里喝醉了,愛德華茲便把喬交給德盧卡送回家,德盧卡好心送喬回家,不小心聽到了喬的酒后話語,得知喬不肯嫁給阿歷克斯的原因,是因為她已經結過婚了,而她正是因為那段甩不掉的婚姻而逃避嫁給阿歷克斯。喬回了家之后,就一直脫衣服,德盧卡想阻止她脫衣服,幫她扶上床,結果不小心兩個人都躺在了一張床上,正好讓阿歷克斯給撞見了,誤會了他們兩人的關系,所以直接給德盧卡一耳光。阿米莉亞逃婚之后,終于想清楚回到了教堂,而這時內桑替凱普納送戒指到教堂,把凱普納生下女兒的喜訊告訴歐文他們。凱普納被送到醫院之后,經過搶救脫離了危險,而她的女兒也很健康,羅賓斯也表示沃倫在那樣的環境下,救了凱普納和她的女兒,展現了他足夠高的技術,貝利也不再為沃倫之前的事情責備他。羅賓斯看到凱普納,突然意識到她與凱麗爭索菲亞的做法是錯的,所以她把索菲亞送到了凱麗那里,同意凱麗帶索菲亞去找佩妮,同時表示愿意重新協商索菲亞的問題,讓索菲亞有兩個開心的媽媽。(本季終)

實習醫生格蕾第十二季中英雙語字幕迅雷下載

復制下載地址到迅雷,QQ旋風,電驢,百度網盤等下載
實習醫生格蕾.S12E01.中英字幕.mp4 (399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2.中英字幕.mp4 (390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3.中英字幕.mp4 (393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4.中英字幕.mp4 (393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5.中英字幕.mp4 (391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6.中英字幕.mp4 (408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7.中英字幕.mp4 (409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8.中英字幕.mp4 (399M)
實習醫生格蕾.S12E09.中英字幕.mp4 (410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0.中英字幕.mp4 (401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1.中英字幕.mp4 (409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2.中英字幕.mp4 (403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3.中英字幕.mp4 (405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4.中英字幕.mp4 (388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5.中英字幕.mp4 (404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6.中英字幕.mp4 (408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7.中英字幕.mp4 (404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8.中英字幕.mp4 (384M)
實習醫生格蕾.S12E19.中英字幕.mp4 (410M)
實習醫生格蕾.S12E20.中英字幕.mp4 (396M)
實習醫生格蕾.S12E21.中英字幕.mp4 (408M)
實習醫生格蕾.S12E22.中英字幕.mp4 (413M)
實習醫生格蕾.S12E23.中英字幕.mp4 (401M)
實習醫生格蕾.S12E24.中英字幕.mp4 (403M)

高清無字幕

(720P無字幕) (1080P無字幕)
S12E01.720p.mkv (993M) S12E01.1080p.mkv (1.62G)
S12E02.720p.mkv (997M) S12E02.1080p.mkv (1.66G)
S12E03.720p.mkv (908M) S12E03.1080p.mkv (1.73G)
S12E04.720p.mkv (908M) S12E04.1080p.mkv (1.69G)
S12E05.720p.mkv (908M) S12E05.1080p.mkv (1.64G)
S12E06.720p.mkv (886M) S12E06.1080p.mkv (1.67G)
S12E07.720p.mkv (883M) S12E07.1080p.mkv (1.66G)
S12E08.720p.mkv (814M) S12E08.1080p.mkv (1.62G)
S12E09.720p.mkv (917M) S12E09.1080p.mkv (1.66G)
S12E10.720p.mkv (846M) S12E10.1080p.mkv (1.66G)
S12E11.720p.mkv (849M) S12E11.1080p.mkv (1.65G)
S12E12.720p.mkv (885M) S12E12.1080p.mkv (1.66G)
S12E13.720p.mkv (894M) S12E13.1080p.mkv (1.66G)
S12E14.720p.mkv (881M) S12E14.1080p.mkv (1.6G)
S12E15.720p.mkv (814M) S12E15.1080p.mkv (1.46G)
S12E16.720p.mkv (863M) S12E16.1080p.mkv (1.68G)
S12E17.720p.mkv (918M) S12E17.1080p.mkv (1.65G)
S12E18.720p.mkv (923M) S12E18.1080p.mkv (1.57G)
S12E19.720p.mkv (710M) S12E19.1080p.mkv (1.66G)
S12E20.720p.mkv (866M) S12E20.1080p.mkv (1.65G)
S12E21.720p.mkv (866M) S12E21.1080p.mkv (1.66G)
S12E22.720p.mkv (837M) S12E22.1080p.mkv (1.67G)
S12E23.720p.mkv (902M) S12E23.1080p.mkv (1.65G)
S12E24.720p.mkv (978M) S12E24.1080p.mkv (1.63G)

外掛字幕下載字幕庫射手網

0

評論0

請先

沒有賬號? 忘記密碼?
体彩p5综合走势图带连线